今年香港金像獎大熱之作《麥路人》,反映香港最低下階層的苦況,看過的觀眾無不被當中的人與事所感動。當然,憑男主角郭富城的演繹,能再封影帝確是無容置疑,但除了欣賞其演技,電影所表達的訊息、社會現實環境、人與人之間在困境中的人情味,絕對比這位巨星本身更具吸引力。而電影本身反映出一個個的現實,也值得過著富足生活的香港人反思。

《麥路人》取材自一於快餐店中過夜的低下階層,自從快餐店24小時營業,就有一班人,一到早晨就會離開

《麥路人》取材自一於快餐店中過夜的低下階層,自從快餐店24小時營業,就有一班人,自午夜到清晨在當中熟睡,但他們又相當「識做」,一到早晨就會離開,不會阻礙快餐店做生意。食客未必會記住這一張張的面孔,但其實這些「常客」,背後都各自有原因,才致要睡在快餐店裡。

電影中的郭富城,一直努力幫助其他「麥路人」,就像當中一家之主一樣,但他卻是因為破產,又不敢面對家人,才淪落至要每晚到快餐店過夜。戲中的青年人顧定軒,則是因為與家人爭吵,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無處可歸之下才變成「麥路人」之一。還有新移民劉雅瑟與女兒,就是被奶奶趕走而失去容身之所。

電影中的郭富城,一直努力幫助其他「麥路人」,就像當中一家之主一樣,但他卻是因為破產,又不敢面對家人,才淪落至要每晚到快餐店過夜。戲中的青年人顧定軒,則是因為與家人爭吵,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無處可歸之下才變成「麥路人」之一。還有新移民劉雅瑟與女兒,就是被奶奶趕走而失去容身之所。

戲中還有張達明、萬梓良等人,各自都有不同故事,最終都在迫不得己下,成為快餐店的寄居客。

戲中還有張達明、萬梓良等人,各自都有不同故事,最終都在迫不得己下,成為快餐店的寄居客。若他們有選擇,誰會想在快餐店過夜?偏偏在香港這最繁華的都市,就有這樣的一班人,每天都疲累地睡在餐椅上,也提醒我們這個地方對貧困人士的忽略與冷漠。

戲中的主角,都因不同原因而聚集在快餐店中,成為「麥路人」之餘,也成為同路人。

戲中的主角,都因不同原因而聚集在快餐店中,成為「麥路人」之餘,也成為同路人。戲中郭富城會以「媽媽」、「囡囡」來稱呼劉雅瑟與女兒,還對她們特別好,為她們找工作、剪優惠券。而「新手」顧定軒,則像他的弟弟,郭富城會教他謀生,也教他做人的道理。

至於萬梓良,人人都叫他「等伯」,就像所有人的老父親一樣,特別被照顧。這些人雖沒有血緣關係,卻都因苦困而變成比家人更親的一群。

至於萬梓良,人人都叫他「等伯」,就像所有人的老父親一樣,特別被照顧。這些人雖沒有血緣關係,卻都因苦困而變成比家人更親的一群。窮雖然令人困苦,但亦會彰顯到人性光輝、富人情味的一面。這種互助、互愛的精神,是富裕的人也未必能及。

戲中的郭富城相當聰明,也相當努力求生,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靠拾荒來賺錢。

戲中的郭富城相當聰明,也相當努力求生,其中一個方法就是靠拾荒來賺錢。他教顧定軒在波鞋店外等,之後就拾走店鋪掉出的舊波鞋,再帶到公廁洗乾淨,以平價賣給人。他還打趣說,這個過程包含選貨、包裝、營銷,是真真正正的生意。社會上,確有不少人都以拾紙皮、汽水罐等作回收再賺錢,當中更以長者居多。

戲中劉雅瑟的女兒,聰明可愛,同樣都要靠小聰明維生,她向店鋪的顧客取印花,再貼滿賣給其他人。

戲中劉雅瑟的女兒,聰明可愛,同樣都要靠小聰明維生,她向店鋪的顧客取印花,再貼滿賣給其他人。到晚上,她又到停車場請人讓她洗車,雖然這會例子都是利用了別人的同情心,但除此之外,她也再想不到怎樣以小小年紀,又合法地賺錢。這些拾荒、靠小聰明活著的人們,每日活在我們的身邊,然而我們又有關注過他們,還是視而不見?

作為低下階層,大多沒有學歷,也因沒有地址甚至身份證,而難獲顧主聘請。

作為低下階層,大多沒有學歷,也因沒有地址甚至身份證,而難獲顧主聘請。結果,他們都承擔起這個城市最勞動的工作。除了以上所講的賣物、拾荒、洗車等等,還有送外賣、回收舊電器,甚至到片場做跑龍套。他們不理工種,求的只是賺取微薄回報。

然而,即使他們如何努力工作,因為收入微薄或種種原因,他們仍然是活於貧窮線下。

然而,即使他們如何努力工作,因為收入微薄或種種原因,他們仍然是活於貧窮線下。當中有人欠債,有人要付高昂的劏房租金,有人破產,有人純粹真的是賺得不足以應付生活。然而,政府似乎一直都未有幫助到這一群活於貧窮線下的人,講到底,他們都是香港人,也是我們的一份子。

戲中的張達明有一句對白,令人印象深刻:「我只係想食飽個肚!」事實上,香港原來真的有很多人,連飽肚都是奢求。

戲中的張達明有一句對白,令人印象深刻:「我只係想食飽個肚!」事實上,香港原來真的有很多人,連飽肚都是奢求。張達明因為欠缺賺錢能力,又年紀大沒有人肯聘用,結果日日都要捱餓。郭富城教他「入定」,靠冥想催眠自己不肚餓,其實都相當悲慘。

至於郭富城自己,就要靠社區的食物銀行,及慈善團體派飯,才會有溫飽的一餐。

至於郭富城自己,就要靠社區的食物銀行,及慈善團體派飯,才會有溫飽的一餐。偶爾因事遲了,飯盒就派光,又要捱餓。至於新移民劉雅瑟母女更慘,到太餓忍不住時,就只好吃人家吃剩的「二手飯」,或許這件事很不衛生,但餓起上來,哪裡又顧及到衛生與面子?

有人要靠派飯、十蚊飯維生,甚至有些人真的要到餐廳吃二手飯、到快餐店吃別人剩下的薯條來填肚。

或者我們都聽過,有人要靠派飯、十蚊飯維生,甚至有些人真的要到餐廳吃二手飯、到快餐店吃別人剩下的薯條來填肚。這些背後,其實都反映著這個社會最被忽略,活得最缺乏尊嚴的一群。在看過電影後,筆者都特別關心因疫情而關門的體育館、晚上停開的快餐店,因為這班「麥路人」都因此被趕絕。只要由關心開始,或許一點點的,都能為社會帶來點點改變。

此文章引用自 Harper's BAZAAR。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請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