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大師山本耀司十年前說過: 「美麗的東西每天都在消失……」, 這樣的話我們是否要份外感謝那些每天都在製造美的東西的職人, 讓世界有着「美」的新陳代謝。 入行近三十年的文念中, 成為知名的美術指導, 他的私密世界是否也是充滿美的誡律

文念中眼裏最美的東西

這段時間文念中遇到的應該都是恭喜,因為他首次執導的《好好拍電影》, 外界反應很好,也使他這位「導演新人」放下緊張心情,在不少訪問中他提及自己一直很欣賞許 鞍華這位老拍檔兼朋友,希望呈現他認識的許鞍 華,讓大家更喜愛她。當周遭恭喜他首部作品, 文念中謙虛地希望把焦點放到「主角」許鞍華身 上,他欣賞Ann(許鞍華)始於求學時期,而且 除了她的作品功力,也因為題材和自己成長背 景有關,「阿Ann的投奔怒海,以越南難民為題 材,觸及新移民。我小時家住灣仔,爸爸很常揸 車到新界,把內地剛到港的親戚接到家住一晚, 翌朝到不遠的金鐘申請身份証。」就是這樣他對 新移民的故事有一份特別的感覺。香港出生、長大、求學、成功的文念中,說他非常喜愛香港, 並說這一刻如問他覺得任何最美的東西,也會揀 香港:「香港的風景、方便真的是很獨有,30 分鐘車程就可以置身有山、有水的優美環境,而 且這裡的人情味也令我不捨得走。」鍾愛香港, 又是位出色的美指,文念中看香港的美也可以很 另類,「我曾經想出一本影集是關於工廠大廈或 街上的公廁,因為覺得它們要遷就香港環境而建 成,有時縱使三尖八角的結構卻很有趣,而裏面 的磁磚或設計等也甚具趣味。」這本影集可能要 過一段時間才面世,然而文念中的攝影展卻很快 就會舉行,原來過去電影生涯中他曾趁空檔,拍 了不少鏡頭後的人、景、事。並將於十月底於 Soho House展出。 

文念中作品有彩蛋嗎?

翻看文念中的電影作品履歴,不單數目屬海量,而且電影主題多元化, 由早已入殿堂的《花樣年華》、《2046》到攞獎的《心動》,港人最愛的 《志明與春嬌》,亦有《槍王之王》,《金玉滿堂》甚至《12金鴨》等等。 這樣水銀瀉地式的主題,當中能看到他特定的風格嗎?「《心動》之後,多 了很多人找我做講求畫面靚的文藝片。但我是沒有特定風格,有時遇到要求美術要做到隱藏於畫面就最好,對某些電影也 是OK。美指還是要配合電影劇本和故事的發揮, 而我個人的審美要求,也有先與電影導演溝通商 量。至於從中找到我的特色,不同階段也有分 別,還記得當初做完《花樣年華》後,很多人問 我牆紙哪裏買,旗袍哪裏做……像一窩蜂似的。 於是我反而改變了去做一些清淡的風格。或者許 多人做同一件事,我卻想試不同的東西。」再多 誘導之下,文念中又想了一想,「好像常常又不 自覺滲入了綠色。」!那麼他首次執導的《好好 拍電影》,當中有綠色彩蛋嗎?「呀,首張電影 海報也是淡綠色的。」但其實這天他整身衣着, 正是不同色調的綠,似乎往後大家應懂得如何尋找文念中作品的蛛絲馬跡。 

《花樣年華》與《2046》的交纏

一套是中外知名的經典,一套是被視為擁有 傳奇式的演員名單。同是來自電影業內著名的即 興大師王家衞的作品(還記得《東邪西毒》變成 《東成西就》的電影界創舉嗎?)。這兩套作品 也為文念中的電影生涯編寫極難忘的章節。「那 時做《花樣年華》,就只有亞叔(張叔平)和我兩 個,所以工作量好大,每天很早起身去等店舖訂 布,然後去找場景需要的東西,如牆紙等。到稍 後亞叔起身就和他一起行街搵布買衫。到晚上回公司開會商討,到深夜再睡幾個鐘,翌日又是流程。當時亞叔做完《阿飛正 傳》,效果已達極致。他想再試新的東西,看他從我找到的零碎元素互相湊 合,把各種花式、圖案相配拼撞出的視覺效果,令我學懂很多。《花樣年 華》的美術和故事發展很微妙,張曼玉原本的角色設定是交際花,後來卻變 成船務公司文員,但花哩碌的旗袍已做好了,亦照用。」與王家衞合作就是 要適應他的「善變」,這也當然發生在《2046》拍攝,而文念中也是處於 「風眼」位,「拍攝《花樣年華》期間突然被通知要到泰國拍《2046》,講 一個馬戲團聚在一起的場景,時間極有限之下,我找了糖廠作場地,另外幸 得有當地人幫忙找到真的馬戲班。用了他們自己服飾加上自己找的舊衫mix and match ,終於完成而且效果可以,但最後這場戲被剪走了。」文說當時 相當心急回港過千禧年,誰知道離開泰國不是回家,而是去柬埔寨拍攝《花 樣年華》!他憶述時情緒聲調只有輕微波動,似乎再難再意料之外的事,他 都習慣面對、應付,然而這並不是文念中的天性。 

加入電影行卻又蠢又容易放棄

「由細到大,我都是容易放棄,但入了電影行發現不能夠,機會往往 只有一次,所以每次都要把握和做到最好。況且我非常幸運跟了區丁平和張 叔平這兩位師父,除了他們開了我對美學的眼界,他們那種要求、執着、堅 持,從而把成品做得更好,提升到另一層次,這都改變了我。」加入電影界 的的確確把文念中人生改變,所學的也成就他創作更好更自豪的作品,他說 常被問到哪套作品最滿意?應該答永遠都是下一套吧。但這天訪問他說到的 答案不是電影,「有次幫陳奕迅演唱會造衫,構思了他穿上一個需要燒焊接 合的金屬架,還要加燈,服裝團隊說太重了,不可能的。於是我自己上網、 睇黃頁、走遍全香港去搵,終於找到了一種輕的金屬亦能焊接。最後就做成 了這件衫。假如我當天不堅持的話,這件令我proud of的作品就不會出現。 而且電影是群體合作,雖然作為美指有好的input,但成功並不歸於一個人, 陳奕迅這次卻是相當單向的直接合作成果,給我滿足感也更大。」電影行改 變文念中應是毋庸置疑,「由細到大都俾人話蠢、冇乜天份,但我自認勤力 同有責任心。」他認為後兩者是在電影圈捱出頭的輔助力,加上兩位恩師, 令他逐步達至成功。然而不知道是否有人由細到大都告訴文念中,他亦擁有一份可貴的謙虛!

《2046》

拍《花樣年華》途中, 突收到通知要拍《2046》, 而且只有個多星期到十日去完成一個馬戲團聚集一起的場景, 非常趕。亞叔 (張叔平) 也顯得相當失落。

木村拓哉及王菲等主要演

他通常負責木村拓哉及王菲等主要演員。其他 side cast 就是我負責了。 我找了泰國當地人幫忙揾到真的馬戲團, 用他們的服飾及我找到的服裝相混,出來效果也OK。

無奈最後整場戲被 cut 走

無奈最後整場戲被 cut 走⋯⋯所以這些畫面從未上影, 然而這趟過程相當難忘。

《黃金時代》

這是拍《黃金時代》期間所拍攝, 應該是在山西的黃河邊。 這套電影我只做服裝, 不負責美指,所以有較多時間拍照。 那天很早時間就拍湯唯, 當時正在set up一個場景, 覺得光影很美,便拍下這幅。 記得拍這套戲製作時間短, 但經歷了很多地方⋯⋯ 戲中服裝也是邊拍邊做, 裁縫師把衣車,裁床都帶到酒店。

《消失的兇手》

當時正在拍《消失的兇手》這套電影,羅智良是導演, 演員則有劉青雲、林家棟等。 這場戲是拍一群女囚犯跳繩, 但要求服裝不要太中國味。 所以我把服裝重新設計過, 她們穿上相當輕薄的布料在沙地彈起 跳繩,這一刻對我來說很超現實。

花樣年華

沒想過花樣年華會拍攝達 15 個月那麼久,中途又要去拍《2046》,大家都士氣低落,碰上當時接近千禧年, 甚麼千年蟲、世界末日流言四起,焦急着想回香港。

張曼玉

被通知要去柬埔寨,不過去到當時未過份遊客化的吳哥窟還是覺得很美。 阿叔 (張叔平) 恰巧有事要回港,我獨自担起美術工作。 剛好帶了相機,便影了一些behind the scene。 你會發現照片中不只有梁朝偉,因為其實是拍了共三個版本, 有一個是他在柬埔寨撞見了張曼玉。 早兩年我偶然找到了這批相,當時還非常興奮呢!

《聽風者》

拍《聽風者》時首次和周迅合作,覺得她可塑性很高, 也覺得她穿中性衫好看,便給她來個中性打扮。 加上戲中她演個特務,也要有角色扮演要求, 於是亦出現扮交際花模樣。 此外這個場景也是搭建出來,我看到上海有不少三角形斜屋頂, 所以用了相同形狀,也把窗設計成三角形, 試着把設計概念放到場景中。

執字粒那些印刷機

以前有接觸過報紙執字粒那些印刷機,覺得那些銀條字模很靚,於是便建議使用, 亦親手揼在金屬板上,給他們再作後期電腦處理,變成電影中的字樣。

此文章引用自 Harper's BAZAAR。如你不欲你的文章出現在我們的網站,請聯絡我們